原标题:政解|法官辞职现象受关注,人大代表称要给待遇和尊严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梦遥)今年2月,湖南省湘潭市一名法官凭借文采斐然的辞职信走红网络,这名从事司法审判工作10余年的法官在信中写道:久疲命于杂务,求自在于市井。

湘潭法官的辞职并非个案,不到一个月后,陕西省高院仅有的3名博士法官之一——王磊也向工作15年的法院递交了辞职信,信中表明“因为自身原因,向组织申请辞去公职。”

随着法官的离去和一封封辞职信的走红,“法官离职潮”成了当下伴随司法改革的一个热门话题。许多人不禁疑惑:法官怎么了?离职潮真的来了吗?

深圳市中院3年10名法官辞职

记者近日在广东法院系统采访期间,多名法院领导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虽有法官辞职情况,但目前法官队伍仍然稳定。同时必须正视的是,法官职业本身的保障和尊荣感问题也让法官面临考验和选择。

在处于司法改革最前沿的深圳市中院,副院长龙光伟向新京报记者“交了底儿”,2014年至今的3年间,深圳市中院总共有10位法官辞职,“其实早在10年前,深圳中院在人大报告中就提到过法官辞职的问题,法官进行职业选择是很正常的。”

记者获悉,深圳市法院在2014年启动人员分类改革的同时,便为全市法官队伍建立了单独的薪酬体系,当年7月,法官的薪酬福利待遇已按新的政策标准执行,“按照人社部门的测算,目前深圳法官平均工资水平比同级公务员高19%,加上公积金、社保基金等,每个月可能差3000块钱左右。”

在一些律师看来,价值标准的多元化、法官选择的多元化恰恰是社会进步的标志。

广州中院副院长:法官辞职我们很心痛

广州中院副院长舒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法官入额遵循自愿原则,“司改提供了一个选择的机会,这时候法官就要掂量了,其中必然会有些人不愿再从事原来的工作。”这种“不愿意”并非个别现象,其中不乏业务骨干和中坚力量。

“对于法官辞职我们很心痛,会反复做工作,但如果留下来之后司法保障方面的问题我们还不能承诺”,正因如此,递交上来的辞职信最终会被批准。

对于法官辞职,一直关注司法改革的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直言,要留住法官最重要的是法官待遇问题和职业尊严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法官转行就不足为奇。

深圳福田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魏巍已当了20多年法官,至今仍在审判一线。她告诉记者,自己也面临过选择,“知识产权法官出去身价还是很高的,我也有其他选择的机会,但我想想,还是在这里干吧。”

留住魏巍的,有现实也有情怀。上世纪90年代大学毕业后,魏巍来到深圳法院工作,“生活的压力对我们这一辈人来说不大,分到了福利房,也有一些存款”;谈及职业情怀,魏巍亲历知识产权审判从无到有,“通过工作和学习,能站在最发达地区的审判席上看中国知识产权的发展,我觉得非常幸运。”

说到对未来工作的期待,魏巍说,还是希望法官多一些、案件少一些。


两个“铁娘子” 各有各的好

因为半数选民选择了脱欧,英国首相卡梅伦不得不“赔偿”了自己首相职位。现在的焦点便是谁可以接替卡梅伦?


中美军舰都在南海静静等待

7月12日,北京时间下午五时左右,除非海牙发生重大恐怖事件,否则,国际仲裁法庭将如预料公布裁决。确定无疑的,中国必输。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