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在这一特殊时刻,我们特别推出广东新闻界和广州优秀青少年重走长征路、重温人民军队走过的伟大历程和光辉岁月的大型采访报道活动,以红军精神激励人们不忘初心、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昨日,由本报与广州广播电视台、广州市青年文化宫共同组织的“高举红旗跟党走 长征精神代代传”广州优秀青少年代表团重走长征路活动从广州启程,代表团昨日下午到达江西瑞金。“踏上路程,才亲身感受到长征的艰难曲折和革命智慧。”在红色之都瑞金,代表团参观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历史纪念园和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旧址,广州青少年亲身体验火热红色文化,重走长征路日记首篇随之出炉。文/广州日报记者卢文洁、杨洋

广州优秀青少年代表重走长征路到达瑞金

昨日上午,在广州市团一大广场,广州优秀青少年代表重走长征路活动吹响集结号。22名青少年代表在此聚集,向江西瑞金进发。

此次重走长征路活动将在十天内穿越广东、江西、广西、贵州、四川、甘肃、宁夏、陕西八省区,总路程超过万里,行程密集紧凑且艰苦,22名“勇士”为此做足准备。广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学生苏婷婷说,一直很钦佩老一辈共产党员对于革命坚定的信仰。为了更好地了解长征这段历史,她做了大量案头工作,借了《红星照耀中国》等书籍,边看还边做笔记。考虑到十天路途艰苦,苏婷婷担心自己身体吃不消,还专门去跑步加强锻炼。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的老师邹舟诣奥认为,长征在历史上是一个伟大的壮举,虽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 现在也是和平盛世,但这种精神应该延续,应该保持向上和前进的精神。她说:“作为一名老师,我希望通过我的传递,让我自己的学生在学业事业上也能努力奋进。”

昨日下午,青少年代表团顺利到达江西瑞金,随即马不停蹄地前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历史纪念园参观。1934年10月,中共中央、中央政府和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长征第一村”忆军民鱼水情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何道岚

福建龙岩长汀县中复村,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的“长征第一村”,见证了松毛岭战役与红九军团的启程。

长征胜利迎来80周年纪念。县里,88岁红军后人钟宜龙的“红色家庭展”已初见规模,周边学校的数以百计孩子在此接受了红色历史的洗礼;村中,遍布长征足迹的红军街上是成排的淘宝户,中复村以阿里巴巴淘宝示范村的名号,承载起了新一代村民的富足梦想。

长征起点:

血战七昼夜踏上长征路

中复村又名钟屋村,隶属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中复村之所以有名,除了作为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外,还是标志性的松毛岭战役所在地。村中,有一个“观寿公祠”,建于明末清初,是村内大姓钟家人的祠堂,每年钟氏家族的祭祀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当年松毛岭战役指挥部就设在这里。

入村采访当天,这座国家级文保单位正在大修,据悉是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日。1934年秋,中央红军第九军团在中复村与国民党军队展开了七天七夜的松毛岭阻击战,9月30日,红九军团在观寿公祠举行誓师大会,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一位15岁的少年稚气未脱,便和部队匆匆走上松毛岭,在战斗中流尽最后一滴血;一位苏区干部刚刚新婚就投入到松毛岭战斗中,最后牺牲在这片血色土地……

对于军民同心的鱼水画面,当年村里有一句话形容得最传神:家家户户无门板。“门板都捐给红军抬伤员去了。”

致富起点:

淘宝村承载新时代致富梦

长汀县委副书记王汝彬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复村乃至长汀县凭借集镇规划与乡镇企业的发展,从贫困老区走上了奔小康的路。

广州街坊带12岁儿子走“长征路”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申卉

“遇到家乡人了,胜利会师!”7月29日,广东新闻媒体“重走长征路”采访团抵达广西兴安,在湘江战役纪念公园,一名来自广州的街坊热情地跟记者打起招呼。他叫温斌,是一名经济学研究人员。今年暑假,他特意带着妻儿一同踏上“长征路”,体验80多年前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艰辛。

从7月16日起,他们从广州自驾出发,一路经过红军长征途中的广东、湖南、贵州和广西4个省区,途经十多座红色文化名城。他说,踏上长征路,既是送给儿子的“成长礼物”,也是为了通过触摸历史,感受责任与担当。

湘江战役纪念公园是他们一家三口“长征路”的倒数第三站。温斌说,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12岁的儿子刚刚结束“小升初”。为了让儿子过个更有意义的暑假,温斌把“重走长征路”当作送给儿子的一份礼物。“孩子成功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广外外校,我希望他能够成为走向世界的现代人。对于孩子来说,这也是一条新‘长征’之路。”他希望通过这次特殊的旅行,让儿子通过自己的观察,认识长征、了解长征,从而学会观察这个世界。

为了这次旅途,温斌还特意自己制作了一张红色海报。海报正面写着“不忘初心”,“新的出发”,还印着他们一家三口“千里走单骑”的路线图。而在海报后面,则写着一个个像通关文书般的文字,大多是他在所经过的每个地方请市民帮忙签名和留下的鼓励话语。“有的是在收费站找工作人员签的,有的是在车站找路人帮忙写的,感觉大家知道我们是来‘长征’的都非常热情。”温斌笑着说。

昨天,他们一家人这场历时半个月的“长征之旅”刚刚画上圆满的句号。他坦言,“一路上,都感到红色力量,领略绿色发展,将这两者结合起来,也是这些革命老城发展的新思路。”


奥巴马向伊朗付“赎金”了吗

保守派以“向伊朗支付4亿美元赎金”对奥巴马进行攻击。美国政府的一贯政策是,绝不会为被绑架的公民支付赎金,否则后患无穷。


想做企业,就别扯上江湖和家

我们需要改变公司的基因,改变公司的组织文化、组织架构,遵从现代制度制约,从过去的组织方式中脱离出来。


大午粮液与五粮液商标权之争

一审五粮液胜诉,是扩展市场秩序加行政秩序的获胜。若二审大午粮液胜诉,就是原始秩序、扩展市场秩序加行政秩序的同时获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