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将棺材放入黑灵车,发现车内的后座被拆除,据司机介绍,该车平常用来运货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记者将棺材放入黑灵车,发现车内的后座被拆除,据司机介绍,该车平常用来运货 摄/法制晚报暗访组

中国殡葬习俗讲究“落叶归根”,客死异乡后家人常常希望能将逝者的遗体运回老家再办理丧事。

不过,由于跨省运送遗体需要委托死亡地附近的殡仪馆到民政部门申请遗体运送,不少家属为了省事和节省时间,自己找车运送遗体,从而滋生了一个专门帮人开车跨省运遗体的行业,这就是黑“灵车”。

清明节前夕,《法制晚报》记者暗访了黑灵车私运遗体出北京的全过程。

记者花费1700元雇了一辆黑灵车,据车主介绍,这辆金杯面包车平时用于拉货,有家属需要就拉遗体。

车主在未查看死亡证明的情况下,将从右安门医院太平间搬出的“棺材”运送到河北松林店。

约车

黑灵车最贵车型价格60元/公里

在北京的各大医院,都有所谓的“殡葬服务员”,他们大部分受雇于丧葬用品店,每天到医院守候在危重病人病房附近,与病人家属拉关系、套近乎,等到病人去世,他们就会借机推销自己的丧葬服务。有的殡葬服务员还推销“一条龙”服务:寿衣、灵车、殡仪馆火化、墓地等一应俱全。

记者通过在武警总医院蹲守病房的殡葬服务员小孙联系到一辆黑“灵车”,谎称需要灵车将遗体运送到河北涿州与高碑店之间的松林店。

小孙给记者联系的“灵车”联系人姓刘,今年50多岁,河北遵化人。3月26日下午4点钟,记者按约定在五棵松301医院北门东侧见到了老刘。

老刘介绍,他的灵车分商务车和金杯面包车两种,此外还有救护车。救护车配备必要的医疗抢救设备、护士,短途每公里50元,长途价格面议。

灵车中的商务车为奔驰商务或别克商务,短途每公里60元,长途价格面议;金杯面包车,短途每公里30元,长途价格面议。

遗体从太平间抬出无需看死亡证明

记者告诉老刘,遗体起运的地点是丰台东河沿一仓库,因还没咽气,起运的时间待定。记者还告诉他,由于家人要提前回家办火化、墓地等手续,死亡证明会被提前拿回老家。

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老刘打来电话提出,如在仓库起运遗体,必须要死者的死亡证明。老刘说,这主要是为了防止死者属于“非正常死亡”,“万一是杀人抛尸,那我不成了同案犯了?”

记者告诉他,死亡证明家里人要提前带走办火化和墓地的手续。老刘表示:“除非人死在家里,遗体是从家里抬出来的,或是从医院太平间抬出来的,否则都需要看死亡证明。”

运送

金杯黑灵车平时也拉货

4月2日8时许,记者从右安门医院太平间购买了纸棺材,然后通过电话联系了老刘。不久,一名司机驾驶着金杯“灵车”和老刘来到右安门医院。随后,记者将“遗体”从太平间抬出。老刘说右安门医院到松林店不到80公里,开价2000元。

记者发现,“灵车”没有车牌,“车牌丢了,正在补办。”司机说。随后记者打开金杯灵车后车门,车厢内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布置,给人的感觉就像平常的货车。老刘告诉记者这车平时就是货车,除了拉遗体也运货。看出记者对“灵车”太过简陋不满,老刘同意价格再优惠到1700元。

记者将钱如数给了老刘,老刘让司机跟记者去太平间拉运遗体,随即便推脱有事自行离开了。

遮盖

途中司机要求床单遮盖棺柩

棺柩抬上灵车后,记者提出在车上摆放两只小花圈,结果遭到了司机的拒绝。

途中,司机和记者商量了出行路线:过新发地转向南五环,然后走京良路,从房山长阳上京港澳高速,到琉璃河下高速,沿着107国道一直走就到松林店了。

离开南五环就是京良路,当灵车驶到房山永利桥西侧时,司机突然将车停下,然后拿出一条床单,让记者将棺柩遮盖上。司机说:“按规定人死后要就地火化,不能跨省市运遗体,被发现麻烦就大了。”

在司机的指挥下,记者将床单盖在棺柩上,盖好后司机说上面最好再摆放点其他东西,这样看起来才像是货车。

由于车内没有别的东西,司机便让记者将背包放在棺柩上。

红包

司机要红包称行业规矩

9时50分,灵车离开京港澳高速驶上107国道,抵达琉璃河镇。10时许,灵车顺利离开北京市进入了河北省。

在路上,司机一边捏着手指比划着,一边问记者是否知道灵车的规矩。看到记者不解,司机解释说:“就是给抬灵人和拉灵人红包,这样抬灵人和拉灵人会在抬棺时格外小心,使亡人免遭惊扰。”于是记者只得掏出100元钱塞到司机手里。

司机告诉记者,他就是灵车的车主,今年30多岁,姓魏,与联系人老刘是河北遵化的老乡。他告诉记者,除了为老刘出灵车,平时就在集美家居、城外诚等市场做货运。他在老刘手下开灵车已经4年了。

分成

车主联系人都有钱赚

起初,司机不愿向记者吐露他与老刘在灵车费用上的分成。随着路途越久,灵车司机便放松了警惕,他告诉记者,这一趟老刘给了他800元出车费。

司机魏某说,灵车业务按规定只能由殡仪馆开展,其他人一律不得经营,由于灵车接运尸体是一单殡葬业务的开始,于是,现在就连一些殡葬用品店也有自己的灵车,不过,这些灵车都是所谓的“黑灵车”。

魏某介绍,“黑灵车”大致分两种。第一种是短途灵车,这种灵车主要在市内跑,接运遗体后一般会直接送到殡仪馆保存,也有送到附近医院太平间的。

魏某说,另一种“黑灵车”就是像他这样跑长途灵车。灵车业务大部分是在病房里“蹲房”的殡葬服务员揽到,这单业务如果“蹲房”的直接给他,最少要给“蹲房”提30%,“蹲房”给老刘,老刘最多提20%,剩下的才是他们司机的钱。比如记者这趟一共花了1700元,其中灵车费800元归司机,“蹲房”的小孙拿340元,余下的560元都是老刘得了。

急返

司机收钱迅速离开

当天上午11时10分,灵车来到距离松林店镇还有3公里的路旁,记者让司机魏某停车。他看看周围有些疑惑:“怎么没有接灵的?”记者说:“准备土葬,不敢让村里人知道,一会儿来车直接拉墓地去。”

魏某对无人接灵产生了疑惑,马上跳下车打开车后门,催记者将棺柩卸下,说他下午还有货要送,急着赶回去。记者向他索要票据,魏某说没有,需要打票据可以去找老刘打。

就在记者和魏某交涉时,魏某发现同伴抬棺椁的动作轻盈,突然质疑道:“这棺材怎么这么轻?里面是不是孩子?”察觉到不太对劲后,魏某便迅速让记者将盖在棺柩上的床单还给他,拿到床单后他立刻调转车头向北京方向驶去。

(原标题:司机未看死亡证明途中要求床单遮盖3小时运送出京)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